电 力 信 息
         (更新时间2011年3月28日) 
      

主页  行业新闻  市场动态  电力信息  变压器技术  权威认证  政策导航  企业风采  数据总汇  质检中心

     

把握形势 开拓进取 开创“十二五”电力工业发展新局面


    中电联召开2011年经济形势与电力发展分析预测会

    3月26日至27日,由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主办的“2011年经济形势与电力发展分析预测会”在京召开。中电联理事长、国家电网公司党组书记、总经理刘振亚,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苏波,国务院参事、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委员、原国家科技部副部长刘燕华等国家有关部委领导出席会议,中电联常务副理事长孙玉才主持大会并致开幕辞,国家电网公司副总经理王敏,中国华能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张廷克,中国大唐集团公司副总经理邹嘉华,中国国电集团公司副总经理米树华,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总工程师袁德,葛洲坝集团公司副总经理任生春等各大电力企业代表、部分资深专家、新闻媒体和中电联本部各部门负责人等400余人参加会议。

    中电联理事长刘振亚在26日上午发表了大会主旨演讲。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苏波,国务院参事、国家气候专家委员会委员、原国家科技部部长刘燕华,国家行政学院党委委员、副院长韩康,国家统计局中国经济景气监测中心副主任潘建成,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中电联专职副理事长魏昭峰、秘书长王志轩,分别就“十二五”中国经济发展、工业发展形势及规划、应对气候变化的国际形势、我国财税改革情况、转变电力工业发展方式、电力发展规划、资源环境约束下的电力工业发展等一系列问题,分别作了精彩的专题报告。

    刘振亚理事长在主旨演讲中全面总结了电力工业“十一五”期间辉煌的发展成就,深入分析了当前电力工业存在的问题,全面系统地论述了加快转变电力发展方式、推动能源生产与利用方式变革的重要措施。他指出,“十一五”期间,我国电力工业经历了不平凡的发展历程,克服重重困难,取得了长足进步,电力发展规模跃居世界前列,电源结构布局不断优化,电网优化资源配置能力大幅提升,技术装备水平显著提高, 特高压技术取得重大突破,节能减排取得显著成效。

    他指出,“十二五”期间,我国能源和电力需求仍将保持较快增长,但是电力发展依然面临一些深层次问题,如能源输送方式不合理,电力结构性矛盾突出,统一规划和协调发展机制不够完善,合理的电价机制尚未形成、企业可持续发展能力不足等。

    刘振亚理事长指出,当前世界范围内正以发展清洁能源和智能电网为契机,推动新一轮能源变革。要解决这些突出矛盾和问题,必须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加快转变电力发展方式,推动能源生产和利用方式变革。为此,要大力实施“一特四大”战略,加快建设坚强智能电网,全面优化电源布局和结构,把确保电力安全作为发展的基本前提,以科技创新支撑和引领发展方式转变,实现电力行业发展质量、发展能力和经济效益的全面提升。

    苏波副部长深入分析了“十二五”我国工业发展面临的国际、国内形势,并对我国工业转型升级的总体思路、重点任务以及能源装备产业发展进行了详细的阐述。他指出,“十二五”时期,我国工业必须坚定不移地推进发展方式的转变,加快工业转型升级步伐。

    刘燕华参事就全球气候变化影响和国际形势以及我国应对策略方面作了详细的介绍。他指出,气候变化问题不仅是科学问题,已演变为事关国家经济安全和社会发展的国际政治和经济问题。通过详细解读绿色低碳发展的战略思考,他对我国发展有中国特色的绿色经济提出了若干建议。

    韩康副院长就中国“十二五”规划和当前中国经济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及应对措施进行了系统分析。他深入剖析了“十二五”规划设计的重点问题,并重点对“十二五”规划中发展现代产业体系提出的背景、现代产业体系的基本特征以及实施路径进行了深入的分析和解读。

    潘建成副主任通过详实的数据,对当前我国经济形势总体情况进行了客观的分析和判断,重点对2011年我国投资增长、消费、出口等基本走势进行了预测和分析。

    贾康所长对当前宏观经济基本的形势特征和相关的政策框架进行了解读,指出我国已进入后金融危机时代,重点对在通胀压力严峻情况下的我国财政政策进行了分析。

    魏昭峰专职副理事长详细介绍了中电联开展电力工业“十二五”规划研究的情况以及研究成果。本次规划研究工作是自电力体制改革以来第一次由行业协会组织发起、集全行业之力系统开展的电力发展规划研究,也是中电联五届理事会工作的一次创新尝试,其成果为政府部门制定能源及电力工业“十二五”规划提供了重要的决策参考。

    王志轩秘书长就当前我国资源环境约束下的电力工业发展情况进行了深入的分析和探讨。他从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入手,对电力行业企业在节能减排、环境保护、应对气候变化等巨大压力下的战略转型和发展思路进行了详细阐述分析。

    会议于3月27日圆满闭幕。据了解,本次会议是中电联自2000年以来连续12年举办经济形势与电力发展分析预测会,每年的经济形势与电力发展分析预测会都是根据当时我国经济形势的发展以及电力工业改革的情况邀请有关政府部门、国家级研究机构的领导、专家学者、电力行业的领导作专题分析报告,围绕国家经济发展的不同时期的中心工作,结合当时电力行业重大发展问题,进行权威性的政策讲解和发展趋势分析。2010年预测会由“经济形势与企业改革分析预测会”正式更名为“经济形势与电力发展分析预测会”,从过去注重分析企业改革转变到注重分析电力行业的整体发展趋势和发展观念的转变上来,推动电力工业又好又快发展。多年来,这个会议受到了电力行业和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和广泛关注,已经成为中电联的一个重要品牌活动,取得了良好的社会影响。

 

    "刚刚发布的“十二五”规划纲要明确提出,发展特高压等大容量、高效率、远距离先进输电技术。由于此前对特高压建设在学术界有不少争议,此举既标志着特高压建设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也完全明确了特高压建设预期,这给关注特高压投资机会的资本市场吃了颗“定心丸”。国家电网公司今年内将积极争取总共七条特高压线路获得核准。"

  特高压上升为国家战略

  纲要明确提出,适应大规模跨区输电和新能源发电并网要求,加快现代电网体系建设,进一步扩大西电东送的规模,完善区域主干电网,发展特高压等大容量、高效率、远距离先进输电技术。

  纲要在电网领域也具体指出:加快大型煤电、水电和风电基地外送电工程建设,形成若干条采用先进特高压技术的跨区域输电通道,建成330千伏及以上输电线路20万公里。

  国家电网公司一位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写进了‘十二五’规划,其意义是上升到了国家战略,这会为下一步工作创造了更好的外部环境,我们也在积极推进。近一两年,东部地区又出现缺电苗头,从保证电力供应,提高能源效率角度来看,建设特高压尤为迫切。”

  国网能源研究院副总经济师白建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标志着从国家层面确定:特高压要发展!“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开端,具体还是要落实到规划上。不走特高压这条路,很多东西会进入死胡同。”在他看来,假如煤炭基地还是继续以外输煤为主,将陷入很多问题:铁路运煤能力不足、公路运输压力过大、用户端的环保压力太大。而且,各大发电公司煤电亏损局面非常严重,特高压加快发展,可以间接地解决中间环节造成煤炭价格疯涨问题。

  “此外,西北几大煤电基地特高压线路建设以后,再也不用单独为风电建设输电通道,比如,新疆既有煤又有风电,内蒙也是,而甘肃酒泉既有风电,也可以利用新疆和外蒙的煤建设火电厂,因此,可以一举两得。”白建华说,“如果单独建设风电输送通道,我们算了算账,送到华东电网每度电要八毛钱以上,成本太高。”

  积极推进线路核准

  对于2011年特高压工作的进度,国网明确:要确保淮南(皖南)-上海特高压交流工程一季度核准,力争锡盟-南京、淮南(南京)-上海特高压交流工程上半年核准,蒙西-长沙、靖边-连云港特高压交流工程和溪洛渡-浙西、哈密-河南特高压直流工程年内核准。而去年的核准进展很慢。

  如果顺利实现,这意味着7条线将开建,远远超出2010年的规模,将带来巨大的设备投资潮。仅以溪洛渡-浙西、哈密-河南特高压直流工程这两条线看,据申万预计,将分别投资194亿元和230亿元。而如果7条线全部开建,投资额将非常巨大。

  张克透露,这7条线的项目正在积极跟能源局汇报,争取尽快核准。“国网对于核准进度的定义是,根据需要的程度,逐步核准、逐步开工、逐步投产。当然,审批时也会面临一些不可控因素。”

  张克告诉记者,国网公司已经用一年时间做完了国网的“十二五”规划体系,包括一个总报告,四个专项报告,后者是:主网架规划(110KV以上)、配电网(35KV以下)、通信网规划以及随着智能电网发展重要平台和支撑的智能化规划,来具体执行国家的“十二五”规划在电网领域的部署。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中国风能协会)日前发布报告,在过去的一年中,中国风电新增装机量大幅增加,中国风电发展进一步提速。

  在中国风能协会发布的《2010年中国风电装机容量统计》报告中显示,2010年中国新增安装风电机组12904台,装机容量18927.99兆瓦,年同比增长37.1%;累计安装风电机组34485台,装机容量44733.29兆瓦,年同比增长73.3%。

  根据报告统计,截至2010年年末,内蒙古、甘肃、河北分列中国风电新增装机及累计装机容量的前三位。其中内蒙古2010年新增风电装机达4661.85兆瓦,甘肃达3756兆瓦,河北达2133.4兆瓦。

  在排名前20位的风电机组制造企业当中,华锐风电以4386兆瓦的新增装机容量和10038兆瓦的累计装机容量排名行业第一,新增装机容量市场份额达到23.2%,累计装机容量市场份额达22.4%。列前三位的华锐、金风、东汽的新增装机容量和累计装机容量市场份额超过全部市场份额的一半。

  据业内人士介绍,在2010年国家大规模启动海上风电特许权招标之后,风电产业发展的空间进一步增大。而根据不久前公布的“十二五”规划,以及去年确定的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横跨节能环保、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等多个领域的中国风电产业仍将是政策重点扶持和推动的项目,其发展前景看好。

  与此同时,受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核燃料泄漏事故的影响,更加安全的风电、太阳能、生物质能等可再生能源项目也越来越受到世界各国的重视。预计未来国内以及世界范围内的风电装机容量将会进一步扩大。

 

  一、电力消费情况

  1、全社会用电量增速连续两个月明显回升

  1-2月份,全国全社会用电量7025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2.3%。部分地区气温偏低导致取暖负荷明显增加和重点行业生产形势较好是主要原因。分月来看,全社会用电量增速连续两个月明显回升,1月份,全国全社会用电量达到3889亿千瓦时,接近2010年7、8月份水平,同比增长9.6%,环比增长6.1%;2月份,全国全社会用电量3136亿千瓦时,是春节所在月份的用电量首次超过3000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5.8%,是自2009年11月份用电增速快速下降后连续两个月回升,回升非常明显。

  2、城乡居民生活用电贡献率突出

  1-2月份,全国第一产业用电量129亿千瓦时,同比增长3.91%;第二产业用电量5073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1.41%,仍然是带动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的主要动力;第三产业用电量852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5.88%;城乡居民生活用电量971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5.37%,其中,1、2月份分别增长19.4%和25.1%,特别是在2月份对全社会用电量增长的贡献率提高到23.5%,占全社会用电量的比重上升到16.0%,对用电增长贡献突出。

  3、四大重点行业用电量明显恢复

  1-2月份,全国工业用电量4984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1.29%,略低于全社会用电量增速。化工、建材、钢铁冶炼、有色金属冶炼四大重点行业用电量合计2296亿千瓦时,同比增长9.4%,占全社会用电量的32.7%,其增速和占全社会用电量的比重比2010年四季度有所恢复;其中,黑色金属冶炼、非金属矿物制品业用电量同比增长超过12%,有色金属冶炼和化工行业用电量同比增长在5%左右。其它增长较快的制造业行业主要有:石油加工业(19.2%)、金属制品业(18.2%)、通用及专用设备制造业(16.4%)、交通运输电气电子设备制造业(12.6%)等。

  二、电力供应情况

  1、发电装机稳步增长、部分省份新增规模较大

  1-2月份,全国基建新增发电装机容量1231万千瓦,比上年同期多投产276万千瓦,主要是火电和风电新增大于去年同期。截至2011年2月底,全国6000千瓦及以上发电设备容量93846万千瓦,比上年同期净增加9186万千瓦。2月底,全国6000千瓦及以上火电设备容量突破7亿千瓦,达到71210万千瓦。

  从新增装机分地区分布情况看,西部部分省份增加较多,体现了能源资源在西部开发建设的成效。例如,1-2月份,甘肃新增166万千瓦(其中风电125万千瓦),内蒙古、新疆分别新增155、112万千瓦(主要是火电机组)。

  2、发电量增速明显回升

  1-2月份,全国规模以上电厂发电量注6773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1.7%,比2010年12月增速提高6.6个百分点,也是2010年6月以来的最高增速(2010年8月炎热天气因素影响导致增速略高除外),出现明显回升。

  分类型看,1-2月份,全国规模以上水电厂发电量724亿千瓦时,同比增长32.9%,主要是上年同期西南干旱导致基数较低。火电发电量5737亿千瓦时,同比增长9.1%,由于水电好于上年同期,火电发电量占全部发电量的比重同比下降3个百分点。核电发电量136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0.4%,新投机组效应明显。全国6000千瓦级以上风电场风电发电量113亿千瓦时,同比增长57.7%,仍然保持高速增长。

  3、发电设备利用小时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

  1-2月份,全国6000千瓦及以上电厂发电设备累计平均利用小时735小时,比上年同期提高6小时。其中,水电设备利用小时376小时,比上年提高55小时,受上年干旱气候影响,水电装机比重较大的广西、云南、贵州、湖南、湖北水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分别比上年同期提高159、152、140、114、76小时;火电设备利用小时835小时,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其中,火电设备利用小时同比增加较多的省份是水电有所下降的福建以及需求恢复较快的江西,火电利用小时同比下降较多的主要是西南水电大省。

  4、全国煤炭市场保持平稳运行,但库存量有所下降

  1-2月份,全国电厂电煤库存总体处于较高水平,但是局部时段、局部地区电煤供需比较紧张,特别是在1月上中旬矛盾比较突出,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电力供应。截至2月底,全国统调电厂煤炭库存5386万吨,可用16天,仍处于较高水平,但库存量较1月份有所下降。

  三、电网输送情况

  2月份,±660千伏宁东—山东直流输电工程双极正式投产运行,包括单极投运送电,今年1-2月份已累计送电20亿千瓦时,极大缓解了山东用电紧张状况。1-2月份,全国跨区送电完成187亿千瓦时,同比增长7.2%。其中,华北送华东17亿千瓦时;华北通过特高压送华中21亿千瓦时;东北送华北15亿千瓦时;华东送华中8亿千瓦时;华中送华东16亿千瓦时;华中送南方24亿千瓦时;西北送华中9亿千瓦时。部分跨区送电因送端供电能力紧张和上年基数较高原因出现负增长。三峡电厂累计送出电量87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2.8%。

  1-2月份,南方电网西电东送105亿千瓦时,同比增长7.4%,其中,送广东和广西分别完成88亿千瓦时和17亿千瓦时,同比分别增长-3.4%和167.7%,主要是受上年同期西南干旱基数影响。1-2月份,京津唐电网输入电量58亿千瓦时,同比增长5.8%;输出电量37亿千瓦时,同比增长74.2%。

  四、电力投资情况

  1-2月份,全国电力工程建设完成投资581亿元,同比略有增长。其中,电源和电网工程建设分别完成投资367亿元和21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5.6%和下降7.3%。在电源工程投资中,水电85亿元,火电122亿元,核电92亿元,风电63亿元,水电、核电、风电合计投资额比重上升到65.6%。

  注:国家统计局从2011年1月起提高工业统计起点标准,其中纳入规模以上工业统计范围的工业企业起点标准从年主营业务收入500万元提高到2000万元。我们将中电联统计的6000千瓦及以上电厂发电量数据与统计局调整统计口径后的相应数据相比较,得出的结论是:统计局统计口径调整后对全国发电量以及火电发电量增速影响相对很小,水电发电量增速调整后会有所提高(因为小水电增速通常偏小),总体上依据新起点标准统计出的数据与依据原起点统计的相应数据其变化趋势基本一致。

 

    世界各国高度关注并加紧勘探开发的新生代能源——— 可燃冰将首次纳入到我国能源规划之中。记者从有关方面获悉,未来10年,我国将在南海已取得的可燃冰勘探重大成果基础上,继续斥资在南海勘探开发可燃冰。

  近日,我国矿产资源权威人士明确表示,在“十二五”能源规划中,可燃冰作为一种新型资源将被纳入其中,“目前规划还没定稿,预计可燃冰纳入到能源发展规划之中,更多的是侧重于勘探和科学研究。”

  可燃冰又称天然气水合物,是分布于深海沉积物中、由天然气与水在高压低温条件下形成的类冰状的结晶物质,是公认的地球上尚未开发的最大新型能源。

  据估算,世界上可燃冰所含有机碳的总资源量相当于全球已知煤、石油和天然气的两倍,可满足人类千年的能源需求。而目前仅在南海北部的可燃冰储量,估计相当于中国陆上石油总量的50%左右。

  据了解,由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完成的《南海北部神狐海域天然气水合物钻探成果报告》去年底通过终审。我国海洋地质工作者在140平方千米目标区内圈定11个天然气水合物矿体,矿体面积约22平方千米,评价天然水合物气体储量约为194亿立方米,显现出良好的天然气资源潜力。

  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有关人士表示,此前国家已投入8亿元在南海用于可燃冰的勘探研究,未来10年我国将继续斥巨资进行南海可燃冰的勘探和开发,“日本、韩国将分别在2015年和2010年开发可燃冰,我国也有望在2025年实现商用开发。”

 

    中国能源研究会日前发布《2011年能源经济形势分析与展望》。报告显示,2011年我国能源供需形势总体平稳,局部地区、部分时段仍可能存在供需偏紧。

  报告显示,“十二五”时期,各级政府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将更加注重具有长期效应的节能减排措施。根据“十二五”时期能耗强度降低17%左右的目标,如果分解到每一年,年均能耗强度需要下降3.6%。但是,考虑到开局之年,预计2011年单位GDP的能源消费量将下降3.3%,全年能源消费总量约为34.45亿吨标准煤,同比增长6%。

  从供给方面看,2010年底我国总装机容量已经达到9.6亿千瓦,为国民经济发展和居民生活的用电需求提供了足够的装机容量保障,制约电力供给的主要因素是电煤的有效供给问题。随着煤炭价格逐步与国际煤炭市场价格接轨,一些主要煤炭出口国和企业逐步加大对中国的煤炭出口量,成为国内煤炭生产的有效补充。

  油气方面,近年来我国加大了油气战略通道建设、炼油能力建设和油气储备建设,为满足油气需求提供保障。

  从区域方面看,在能源供需总体平衡的同时,局部地区的能源供需形势仍然偏紧。随着东部地区劳动力成本的提高、经济结构加快调整,2011年乃至“十二五”时期,东部地区的制造业会加快向中西部转移,而我国能源资源主要集中在西部地区,已有的能源基础设施建设主要服务于东部发达地区的用能需求,需要密切关注中部地区的能源需求走势。

 

    从召开的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上获悉,“十二五”时期,火电仍然是我国的主力电源。据初步测算,“十二五”时期新开工建设火电规模将达2.6亿至2.7亿千瓦。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强调,我国要统筹资源、环境和市场需求,合理控制火电建设规模,为水电、核电、风电等新能源发展留下足够空间。据悉,2011年我国拟新开工火电8000万千瓦,包括热电联产和燃气电站,并将有序建设西部煤电基地,严格控制在东部沿海地区新、扩建燃煤电站。

  张国宝说,在西部煤炭富集地区,我国将按照集约化开发和煤电一体化模式,采用先进节水技术,建设大型煤电基地电站项目。在东、中部地区,主要考虑建设保障电网供电安全的电站项目,严格控制新、扩建除“上大压小”和热电联产以外的燃煤电厂。在边疆少数民族和经济欠发达地区,建设一定规模的燃煤电站。

 

    国家环保部核安全和环境专家委员会委员郁祖盛近日接受采访,分析了日本核事故对中国核电建设的影响。他认为,核电站安全问题,从本质上来讲,不是技术问题,而是利益代价的问题。设防标准要足够保守,必要时要考虑能防范像日本福岛遭遇的9.0级大地震和10米高海啸甚至更高的外来威胁等。

  郁祖盛指出,日本福岛核电站为二代机组,核电应急系统中的泵需要电源驱动,海啸造成的停电使反应堆停堆后无法冷却,导致了一系列后果。而中国在建的第三代核电机组有美国AP1000和法国EPR两种技术,美国设计的整个安全设备系统没有一台泵,无需依靠外在电源,利用高位水箱,靠温差、靠重力、靠气体膨胀来推动流体流动,安全系数得以大幅提升。据安邦了解,此前中国核电界一直存在着二代改进型机组和三代机组的争议,三代机组虽然技术先进,但中国之前还没有国家建造过,有超前之嫌。

  不过,中国可能已经形成了“三代机组安全性高于二代改进型”的观点,因为根据原有规划,二代改进型机组只允许建在沿海地区,而三代在沿海和内陆都可以建。日本核事故后中国暂停了新核电站的开工许可,受到影响的多数为中核和中广核两大集团的二代改进型机组。安邦认为,如果正在进行的关于核安全的讨论中强化三代机组更安全这一观点,这些正在“排队”的二代机组中有一些可能会被三代机组取代。

 

  尽管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成为了25年来世界最严重的核危机,但日本官方透露并没有放慢核电发展的计划,将继续保持扩张。

  负责监管和推进核电产业的日本经济产业省的审议官西山英彦(HidehikoNishiyama)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认为,对于日本能源而言,没有更多容易的选项,“没有核电,日本就无法满足它今天的能源需求。日本约30%的上网电量来自核能,政府已经设定目标,2020年之前这个比例要提高至40%。 ”

  西山英彦表示,如果核电受到很大限制,那么就意味着将出现遏制不住的停电事件。不过面对核电站的安全风险,日本核电行业需要找到一个解决方案,提高反应堆备用电力和冷却系统对这些事故的承受能力。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日前报道,美国能源部长朱棣文说,经过日本核危机之后,美国今后或许不太可能在大城市附近建造新的核反应堆。美国核管理委员会也表明,将检讨美国核电厂储存核废料的方式。

  报道指出,日本地震和海啸引发的核危机,已促使美国官员纷纷要求政府停止核电厂发展计划,位于纽约市附近的印第安角核电厂安全也引起关注。

  朱棣文表示:“肯定的是,今后我们决定在哪里建造核反应堆,将同我们过去所作的决定不同。”

 

  据泰国《世界日报》3月24日报道,泰国国家发展管理学院民调显示,有72.7%的泰人反对兴建核能电厂,在这个趋势下,泰国能源部认为,全球对天然气的需求将激增,泰国也考虑进口更多天然气。

  泰国家发展管理学院的民调显示,反对兴建核能电厂的人担心安全标准的问题,例如泰国缺乏有经验的员工和科技等。日本发生地震海啸与核能辐射外泄危机后,国家发展管理学院17日到18日进行民调。虽然泰国鲜少地震,但民调也询问受访者,泰国如果发生大规模地震或海啸,有62.4%的人认为泰国没有能力处理天灾。

  报导也指出,能源部次长诺坤表示,日本核能意外发生后,天然气需求应该会增加,泰国国家石油公司(PTT)需要再探询更多机会以确保能取得更多瓦斯。诺坤表示,国家石油公司也会投资海外天然气田。

  能源部正在修正电力发展计划,原计划2020年兴建的5座核能电厂可能会停止,燃煤发电也遭大众反对,诺坤说,泰国现在该何去何从?国家石油公司可能需要加速研究第二座液态天然气站的可行性。

  若核能电厂不盖,泰国靠天然气发电的比重就会从先前预估的39%增加到66%,若连燃煤发电厂也排除,天然气发电比重就会提高到71%,超过一半要靠进口。因此,泰国势必考虑再兴建第2座天然气站。能源官员也担心,邻国如越南正考虑兴建核能电厂,若有任何一个国家发生问题,东南亚地区都会受到影响。
 

       

  [返回]